电影学院上演海鸥啦

北京中科医院是真是假 http://news.39.net/bjzkhbzy/170210/5218643.html

由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刘诗兵老师、张东钢老师执导的契诃夫经典剧目《海鸥》,近日在北京电影学院表演学院小剧场隆重上演。

契诃夫那迷人的魅力,或许在于他看透了一个人整个的人生,看透了他的过去,也看到了他的未来——但是,他并不说穿。在他的戏剧中,他只是把他看到的一个人、一群人最日常的表现“如实”呈现出来,用这些最日常的表现,连贯出流动的人生场景。而要理解这流动的人生场景,却要回到这场景中每一个具体的人,回到每个个体的过去与未来。

安东·巴甫洛维奇·契(qì)诃(he)夫(年1月29日-年7月15日)是俄国的世界级短篇小说巨匠,是俄国19世纪末期最后一位批判现实主义艺术大师,与法国的莫泊桑和美国的欧·亨利并称为“世界三大短篇小说家”,是一个有强烈幽默感的作家,他的小说紧凑精炼,言简意赅,给读者以独立思考的余地。其剧作对19世纪戏剧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他坚持现实主义传统,注重描写俄国人民的日常生活,塑造具有典型性格的小人物,借此真实反映出当时俄国社会的状况。他的作品的三大特征是对丑恶现象的嘲笑与对贫苦人民的深切的同情,并且其作品无情地揭露了沙皇统治下的不合理的社会制度和社会的丑恶现象。

契诃夫的经典名著《海鸥》,一直在世界戏剧史上,一直着极为特殊的魅力。故事的背景是沙俄统治时期的俄国,讲述在一座庄园里,人们每天都过着貌似快乐的生活,但他们都在不停地欺骗自己,欺骗他人……

如果你还不清楚《海鸥》这部经典的不能再经典的话剧,那么让我们的刘诗兵教授陪大家一起来温习一遍剧情吧:

TerryWaveLev是Arlkagina的儿子,他有点才华,他想学一些写作的技能但是周围的环境不利于他写作专研,相反还会制约他取得成绩。于是,他将自己与现实生活和人群隔离,专研写作,但是,他的作品因为脱离现实又不能抓住读者的心理,被他的亲生母亲嘲笑。他妒忌他妈妈的情人,Nina的仰慕者,TerryGroves。Nina是一名有活力的女演员,她对生活和爱情都充满憧憬与向往。TerryWaveLev向Nina表达了爱意但是被拒绝了,导致了TerryWaveLev自杀。爱情在这部小说中是个笑话。尽管在这部小说中有许多的爱情关系,但是最终都无疾而终。

  安东?契诃夫创造出TerryWaveLev的目的在于指出写作应该围绕真实生活,写作灵感应来源于外面的世界和生活。契诃夫的童年时光暗淡,贫穷。是因为童年,以及童年带来的一生的挣扎,那种深入灵魂的困窘[1],使他的作品有种沉重和忧伤。他住在塔甘罗阁,他不喜欢那个地方,因此他想要离开。如果他不离开,他就不会有他需要的创作灵感。因此他创造出TerryWaveLev这个悲惨人物暗指作家写作应结合现实生活,在这部作品中,契诃夫还描写了其他的职业,如演员,医生,仆人,他仅仅是描绘他们的生活,不做评论。这些职业都与契诃夫息息相关,在现实生活中他不仅仅是一名作家,他还是一名医生。一方面,他医治了很多病人,解除他们的痛苦,另一方面,他又嘲笑这个令人绝望的世界,因为他知道他无法医治人们面对真实生活时所受的创伤。因此他创造了这个滑稽的角色来表达面对现实生活他内心细微的但是柔软的同时又有些阴暗的态度,这些情感都是他亲身经历过的感受,他深感疲惫,却无能为力。在依莱娜?内米洛夫斯基所著的LaviedeTchekhov并由陈剑所译的《契诃夫的一生》中,提到契诃夫作品中用的句子“混合着玩笑、伤感和平静的失望”,“水晶一般的冷漠”。这些感受都被倾注在他的作品中的人物上,如同TerryWaveLev一样,他的作品不被人理解,反而被母亲嘲笑,周遭环境也无法让他安心写作,加之他的爱情不顺利,没有人理解他,“即使在最亲近他的人当中,也没有一个人曾真正了解他灵魂深处的全部想法”,他感到孤独,契诃夫以及TerryWaveLev的人生和写作是一样的进程:

“开头总是满满当当的许诺……中间变得皱巴巴怯生生,到结尾……烟花一场。”

《海鸥》的开场是平淡的,如生活一样的平淡。但在这平淡的场景中,你如果借助演员的表演,进入每个角色丰满的人生,你就会在那平淡中咀嚼到丰富的滋味。比如一开场的“戏中戏”,年轻的康丁要在乡下演出他那有些先锋派的作品。康丁,这个年轻的、对于艺术有着憧憬的乡下文艺青年,他既期待着被认可,又出于年轻人的自尊、狂妄等等,对他的母亲以琳——一位著名女演员,以及母亲的情人果林——一位比较著名的作家,装作不屑一顾。演出在家庭花园里展开,妮娜在舞台上朗诵着诗意的台词,仆人们帮着做着效果……但是,家里的人却并不太   在细碎的话语中,在在普通不过的凌乱的片段中,在某一关头,《海鸥》会让你在一刹那意识到,感情是有时间限制;就如同听到了香槟酒瓶塞“嘣”的弹起。生命终归于寂静,也归于不甘寂静之后清脆的声响。

  在《海鸥》开始前,戏里的契诃夫已经死去,而在历史事实上,写作《海鸥》时的契诃夫还不认识欧嘉。因而,我们似乎又见到了生气勃勃的契诃夫,听那一声香槟酒瓶塞弹起的回响。

契诃夫并不是要调侃康丁那文艺青年的梦想。他只是看到康丁追求的理想和他实际能力之间的巨大差距,然后他就把这差距在生活中的样子呈现出来。在舞台上,契诃夫笔下的这些人,都如同我们自身一样,总向往着自己渴望的生活,而不太去想自己渴望的生活是不是真的属于自己。在康丁舅舅家有些慵懒的乡村生活的调子,管家太太宝玲也许明白,与50多岁的医生私奔并不可能,但她还是会在对丈夫失望的时候,向医生撒娇,也还会嫉妒妮娜送给医生的一束花。玛莎有些无望地爱着康丁,尽管康丁看都不愿看她一眼。钓鱼的果林遇到了妮娜,一位四十多岁的著名作家遇到了美丽的乡村姑娘,几乎不需要任何解释,他就在散漫的聊天中吸引了妮娜,妮娜也就此走上了离家去演戏的道路,但却不一定能成为成功的演员……

  就在这些角色“盲目”的生活中,《海鸥》走到了神奇的最后一幕。

契诃夫一直在《海鸥》的舞台上,有些遥远地看着他的人物,他看到康丁有些骄傲,有些脆弱,有些太过自我其实又没有自我;看到妮娜有些单纯,有些坚韧;看到玛莎有些做作……他看到无数人身上的小弱点。更重要的是,契诃夫不仅在看别人,也在看着他自己——每每看着果林,我都在想,这是不是契诃夫的自嘲呢?就在这最后的一幕中,生活也终究呈现出一丝狡黠的残忍。这边大家在吃着饭,不时从饭厅里传出些欢声笑语,那边偷偷溜回来的妮娜在和康丁说着“我比以前更爱他(果林)……”这边大家吃完饭聚在牌桌前打牌,那边一声枪响。康丁自杀了。《海鸥》是一部喜剧,虽然这部喜剧的结尾是有人自杀了。《海鸥》的喜剧,或许并不只是在戏剧的层面上,而更多是如契诃夫这样,看着这一群人有些盲目的人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只能如此。虽然有些残忍,但确实,也有些美。

首场演出在5月12日,你看到坐在前排的老师了么?你认识他们么?没错,他们分别是刘诗兵(右三)、张东钢老师(左三)、吕超老师(左二)、倪震老师(中一)李永老师(左一)、还有中央戏剧学院章抗美老师(右二),右边第一位坐着的美女难道是是舞美设计鲍冀虹老师?想知道正确答案,可以到现场观剧后,询问一下。

5月12日——5月23日,每晚18:30入场,19:00大幕开启




转载请注明:http://www.huangjinshidaie.com/cwzx/11247.html

  • 上一篇文章:
  •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