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营销时代,艺人偶像直播网红背后的

关节镜下半月板缝合术治疗半月板损伤 http://www.nbmaw.com/jbby/11528.html

作者

董金迪律师

重庆合纵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公司法务中心副主任、重庆电视台都市频道《拍案》、《大城小事》等栏目公益律师,《重庆商报》新闻律师团成员。擅长领域:股权转让合同、房屋买卖合同、融资租赁合同等在内的经济类合同纠纷以及婚姻家庭纠纷。

受疫情与互联网各平台的影响,今年从政府部门到小摊小贩均加入到网络直播的浪潮中。霎时间,各行各业都在互联网上使出浑身解数,进行宣传推广。以致有网友戏称,年当是“全民大营销”之年。既然人人争做“网红”,那么充当背后推手的经纪公司、经纪人想必红火。

在娱乐文化行业,无论是艺人、偶像还是各色“网红”,搭建在其与经纪公司之间的不外乎一纸经纪合同,这也是本文上下篇将要浅析的法务要点。结合近来笔者接到的相关咨询,现以问答的方式,试对文娱经纪合同(或称“演艺经纪合同”)涉及到的部分法律问题做一辨析。

一问:演艺经纪合同的性质及其法律后果?

答:现实中,演艺经纪合同有诸多名称,例如某经纪服务合同、某演艺代理合同等等。立足于法律层面,明晰合同性质至关重要,因为合同的性质决定了在纠纷发生时,艺人与经纪公司各需承担的法律责任。

有一种观点认为:演艺经纪合同是艺人与经纪公司之间的双务有偿委托合同,艺人通过与经纪公司订立合约,概括性的有偿委托经纪公司处理事务,经纪公司依据其掌握的资源、影响力及运营经验,接受艺人委托,在授权范围内代为处理相关演艺事务。在此前提下,艺人与经纪公司是委托关系。根据我国《合同法》第四百一十条的规定,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随时解除委托合同。那么艺人或经纪公司对合同便享有任意解除权,但在涉及娱乐圈的若干案例中,尤其是艺人一方想要解除合同却十分困难。

早在北京正合世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熊威、杨洋知识产权合同纠纷一案中,最高人民法院作为再审法院指出“本案双方合同不仅包含关于演出安排的约定,还包含正合世纪公司对熊威、杨洋商业运作、包装、推广以及著作权使用许可等多方面内容,而且各部分内容相互联系、相互依存,构成双方完整的权利义务关系······据此,关于演出安排的条款既非代理性质也非行纪性质,而且是本案综合性合同中的一部分。割裂该部分条款与合同其他部分的关系,孤立地对该部分条款适用‘单方解除’规则,有违合同权利义务的一致性、均衡性及公平性。”因此,在艺人与经纪公司高度依存的时代背景下,演艺经纪合同往往同时具备委托合同、劳动合同、居间合同和行纪合同等特征,属于综合性的合同,而非单纯的委托合同。这也是当前部分艺人维权困难的重要原因之一。

二问:演艺经纪合同一定是“卖身契”吗?

答:“我家爱豆签了卖身契······”这样的言论在追星社群中比比皆是,然而演艺经纪合同一定是“卖身契”吗?笔者持否定态度。

粉丝口中带有调侃色彩的所谓艺人的“卖身契”一般是指全约经纪,就是艺人工作上,甚至生活上的全部事务都交由经纪公司操持。这种模式的确存在,往往是由综合实力雄厚的经纪公司大包大揽,但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经纪模式,比如分约等,即艺人只将自身的部分工作事务委托经纪公司处理,据此签订的合同当然跟“卖身契”无关。

三问:演艺经纪合同中禁止艺人恋爱的条款是否有法律效力?

答:婚姻自由、恋爱自由,从法律层面回答这个问题,几乎不需要思考,然而经纪公司限制艺人的前述自由,甚至严防死堵,或许确有其商业逻辑。我国现行《民法总则》第八条:“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不得违反法律,不得违背公序良俗。”所谓公序良俗,简言之,即公共秩序、良善习俗。单就经纪公司限制艺人婚恋自由是否违背公序良俗这一问题,司法实践的回答较为统一:是!!在将于年1月1日实施的《民法典》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二款更明确规定,违背公序良俗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

(注: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往期法律文章回顾:

※公司出资制度之瑕疵出资股东要承担什么法律责任?

※搭车、借车需谨慎——几种常见的机动车纠纷

※从恒大严正声明辟谣看法律对网络造谣行为的规制




转载请注明:http://www.huangjinshidaie.com/glzx/7303.html

  • 上一篇文章:
  •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